“军民同协力胜过诸葛亮”

  

  京西门头沟,太行余脉,山连山,沟连沟,车在曲折的山路间徘徊,终于来到古镇斋堂的一处小村庄——马栏村。沿一条青石板路而下,是一座明清时期的四合院,门侧题写“冀热察挺进军司令部旧址陈列馆”。80余年前,这里曾经是萧克带领平郊军民抗击日军侵略的指挥部。一道道御敌的命令从此发出,一股红色的旋风席卷了平西、平北、冀东的村村寨寨。

  冀热察挺进军的成立,就像一把钢刀插入敌人心脏,直接动摇日伪在华北、伪满地区的统治。

  1938年11月25日,雪后的延安如往昔一样,但对萧克来说,却迎来不平常的一天。根据中共六届六中全会精神,决定成立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,刚过而立之年的萧克被任命为司令员兼政委。

  1939年1月,正值北国隆冬。萧克向要了一份比例为二十万比一的热河地图,向李富春要了些干部,便向晋察冀军区驻地进发了。后来在挺进平西途中,他写下《北渡拒马河》,以表达激动的心情。

  挺进军成立后,首先将分散在这一带的各抗日武装进行统一整编,壮大抗日队伍。接着,萧克又整顿了挺进军下辖部队。

  当时冀热察平西、平北、冀东三块根据地被日伪分割,互不相连。萧克谋划将三块根据地连成一片协同作战。他反复研究六届六中全会文件精神,认真研读《论持久战》《孙子兵法》《战争论》等著作,逐渐勾勒出在冀热察地区开展游击战争的概念,即“巩固平西,坚持冀东,开辟平北”的“三位一体”战略方针。

  “三位一体”战略方针的提出,从政治思想上、军事战略上统一了冀热察地区广大军民的思想,明确了创建冀热察大块革命根据地、坚持“敌后之敌后”抗日游击战争的方向。

  挺进军在战斗中不断得到发展,根据地也成为日军的眼中钉,促使日军作出了战略调整。日军提出,“‘扫荡’的重心点须指向系最为重要。”

  1939年10月,曾道人论坛,敌伪企图奔袭斋堂。挺进军十团在永定河青白口一线袭击进犯之敌。

  一天,十团八连指战员在青白口河边击毙了十多个日本兵。敌人几次试图抢回河滩上的尸体,均遭到八连火力阻击。敌人派来大股部队增援。八连迅速撤到靠近永定河边的山林中,与敌人隔河相持。

  双方僵持着,眼看太阳快落山了,忽然,从远处传来了“嗡嗡”声,敌人飞机来增援了!

  不一会儿,敌机飞到了八连阵地上空,由于山高林密,不易发现目标,敌机扔下炸弹就拉升起来,飞向塔岭沟南的方向。

  “难道就让敌机如此猖狂?”徐存洋让同伴隐蔽好,自己端起一支苏制的水连珠步枪,向敌人射去,敌机立即转向,俯冲下来,一梭子机关炮打得地上的石头直冒火星。

  徐存洋趁敌机拉升的空当,端枪再射,只见敌机左右乱摆,急剧下降,一猛子扎在塔岭沟中。

  附近群众纷纷前来观看,无不拍手称快。这时徐存洋又动上了脑筋,找个钢锯将飞机上完好的双管机枪拆下来,从当中锯开,改装成两挺机枪。

  1940年2月至3月间敌人再次进行“扫荡”。在西北面,遭遇挺进军伏击被包围的敌人,又动用了飞机助战。挺进军事先组织好的对空射击组的几十支枪对准敌机猛射,只见一架敌机屁股冒烟,歪歪斜斜地坠落下来。另外几架敌机狼狈逃走。

  1940年1月30日,日军侦察机在冀热察挺进军司令部所在地马栏村上空盘旋,侦察着这个与众不同的小山村。

  2月1日,日军12架轰炸机低飞进入马栏村上空,向司令部所在的小院俯冲投弹。警卫员焦急地拉起萧克往防空洞里钻。萧克等人刚进入防空洞,敌人的一枚炸弹就炸响了,萧克住的房子被炸塌了一半。萧克非常沉着,蔑视地说:“这是来看望我萧克的呀!”像这样与死神擦肩而过,对于萧克来说不止一两次。

  半年后,日军再次对平西进行大“扫荡”。挺进军司令部及地委机关200余人在撤退的当晚和日军遭遇,经过激烈战斗才突破敌人包围。随后,他们又在一个只有三四户人家的小山庄差点与敌人相遇。当时,警卫部队发现了正沿拒马河奔袭而来的敌人,立马交火。

  激烈的枪声越来越近。200多人的队伍必须马上翻过对面高山才能突围。不少干部心里都很紧张。萧克率先走在前头,神态自若,步履稳健,好像身后根本没有日军追兵似的。他的情绪很快感染了其他同志,队伍迅速有序地向山顶攀登。爬到半山腰时,日军的机枪从山脚下向上疯狂扫射,挺进军部分人员负伤。然而队伍很快到达了山顶密林处,日军的机枪鞭长莫及,他们的第二次包围又落了空。

  在日军“扫荡”中期,领导机关一行转移到了房涞涿地区。一天上午约10时,日军突然追了上来,并用山炮封住出口,200多名平西领导机关人员一时被阻在山沟里。萧克镇定指挥,要求将大家分成3个组突围。在警卫部队的拼死掩护下,3个组全部冲出了日军的包围。担任阻击任务的部队,同比自己多几倍的日军进行了殊死战斗,几乎牺牲了半个排的战士。

  连续3次合围都未得逞,在外线又遭八路军主力部队多次重击,日军恼羞成怒,更加疯狂地寻找着平西军政领导机关的行踪。

  一天,地委机关随挺进军司令部在躲避敌人追击的过程中夜宿冷水泉。这是个四面环山的小山庄。萧克等人住在一间西厢房。

  拂晓时分,宁静的小山庄突然响起轰鸣声,日军飞机前来轰炸。几声山崩地裂般的巨响传来——敌机投掷炸弹了!其中一颗就落在西厢房前,震得门窗哗哗直颤。萧克等人走出厢房,看到门前根深叶茂的大槐树已经被炸焦,正是它那苍劲的枝干挡住了四射的弹片,才使在场的人们幸免于难。房东老大爷气喘吁吁地跑来,惊恐的目光落在安然无恙的萧克身上,半天才吐出一句话:“真是老天爷保佑呀!”

  时隔5天,从北平传来荒唐可笑的消息:日伪《世界日报》头版用大号黑体字赫然登着“萧克毙命”4个大字。

  与此同时,另一条消息却在敌占区和根据地不胫而走:日伪军的这次大“扫荡”终以失败告终!

  1942年春,作为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司令员的,签发了一道独特的命令——《树叶训令》。“部队所有伙食单位,都不能在村庄附近采摘树叶,要把它留给群众吃。”

  这一年,侵华日军对抗日根据地展开了疯狂的“扫荡”,实行“烧光、杀光、抢光”的“三光政策”,沿着长城沿线制造千里无人区。

  祸不单行,边区又赶上罕见的大旱灾,庄稼枯萎,收成无几,抗日战争进入了最艰难的时期。

  乡亲们只得撸树叶果腹、充饥,部队的粮食同样不够,战士们也出去采树叶,掺上喂马的黑豆、麦麸充饥。即便如此,战士们一天也只能吃两顿饭,每顿饭只有3个二三两重的“树叶饼”。

  训令发布后,边区部队严格执行。冀热察挺进军司令员萧克命令部队,“挖野菜,要让乡亲们先挖。撸树叶,要到离村子15里外的地方,到山里去撸,近处的留给老乡。”

  一天,7团2营接到供给部门通知,最近无粮供应,须等3天后才能来粮。为了让爬高山、放哨的战士吃饱,其余战士只能每天喝点稀米汤维持。为减少体力消耗,战士们一律躺在炕上。大家面对面觉得可笑,不时发出笑声,但这样也耗费体力,于是全都改为闭目养神躺着。就这样,大家熬过了3天。

  部队要打仗,饿着肚子怎么行呢?在党中央的号召下,边区居民开展了生产自救,战士在支援群众生产外,还要自己开荒种地。此外,减租减息、统筹统支、精简节约、减少脱产人员、减轻抗战勤务、整顿乡村财务、调剂贸易等一系列措施,对改善根据地人民生活和支援游击战争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  军爱民,民拥军。看到部队即使饿肚子也不与民争粮,老百姓都很感动,更加全力地支援前线多岁的老大娘把仅存的一罐黑豆送给部队。她说:“收下吧,我都是快入土的人了,活着也不能打鬼子,你们还年轻,不吃粮食怎么打仗啊!”

  为了打破日军的经济封锁,根据地建起了合作社。社员和群众经常冒着生命危险,将山区土产外销,将急需品运送进根据地。为了躲避敌人的检查,他们把银元放在挖空的旧房料中,把染料放在自行车内胎里,将西药、针头等军用品放在自行车车座下的竖梁中运送。

  李合是房良二区合作社采购员。1942年5月,他悄悄到下寺村驮盐,返回过程中遇日伪特务设伏,身中3弹牺牲,时年35岁。

  不久后,李合联系的两名外线商人也被捕。日伪军软硬兼施,用尽毒刑,想从这两人口中弄清地下组织,企图一网打尽。但二人宁死不屈,其中一人在日伪军刺刀和狼狗撕咬之下壮烈就义。

  运输物品的北渠道无法继续使用,敌人又加强了对南渠道的管控,白日设流动哨兵,夜间暗下地枪(将枪固定好,用细绳连接扳机,另一端拴在附近树上。绳一旦被碰到,便触动扳机)。合作社和那些与根据地秘密通商的商人,在当地爱国群众的支持和指引下,夜间秘密行动。由王家碾用驴驮或人背,下河蹚十来里路的水到满金峪再上岸,安全通过设有地枪的路段,终于将物资成功运送进了根据地。

  抗战期间,斋堂的男人差不多都参加了挺进军,妇女便顶起“整片天”,务农、支前、照顾伤员。

  刘文喜和其他几个妇女经常挎着小篮,挨家挨户讨粮食,给伤病员吃。这个大婶给抓一把米,那个大妈给抓一把豆,有时候还能给个鸡蛋。

  当时,一位19岁的小战士胳膊负伤,挺严重。刘文喜心疼他年纪小,煮了一个鸡蛋给他。小战士捧着鸡蛋哭了,刘文喜她们也哭了。“战士们为了什么?还不都是为了给我们打鬼子!”

  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,1941年,平西、平北、冀东终于连成一片,建成了拥有320万人的抗日根据地,不但从西、东、北三个方向对日伪华北政治、军事中心北平形成了包围之势,也把北平与山海关分割开来,还威胁了日伪统治的天津、张家口、承德等重要城市。

  因被敌人发现后遭多次轰炸,挺进军司令部于1940年2月迁至塔河村。1995年,冀热察挺进军司令部在马栏村的旧址被公布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。1997年7月,马栏村党支部将此处建成冀热察挺进军司令部旧址陈列馆。同年,陈列馆被公布为北京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。

  推开陈列馆大门,萧克当年在挺进平西路上所作的那首诗映入眼帘:“北渡拒马河,百花山在望。建立挺进军,深入敌心脏。放眼冀热察,前程不可量。军民同协力,胜过诸葛亮。抗战虽持久,笑我力正壮。”

  如今,回头对照历史,诗中所述是如此贴切。(侯莎莎历史资料:《北京红色先驱》《平西抗日根据地历史》《北平抗战的红色脊梁》《门头沟革命史》、门头沟区档案史志馆、京报集团图文数据库联合出品:北京日报、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 市地方志办)